2018年12月21日-22日,由投资家网主办、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正商参阅、财经锐眼、金麦粒联合主办的“投资家网·2018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隆重举行。

本次峰会以“回归价值投资”为主题,深度剖析股权投资全新业态,并广邀200+政府代表、500+投资同行、200+上市公司、母基金代表以及1000余位商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VC/PE、母基金、上市公司、企业关注的热点话题。

在下午分会场二论坛中,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作为专场主席,容德文化董事长钟烨、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主管合伙人金城、复思资本执行董事刘皝作为圆桌嘉宾,共同探讨“文化、教育产业发展之道”。

以下为讨论实录,经投资家网整理:

宗俊:大家下午好!今年跟在座的几位嘉宾探讨一下文化教育行业的发展。我们其实都是做投资的,可能往投资方向讲会更多一些。我们创世伙伴是KPCB中国基金TMT团队出来做的一个新品牌,2016年出来之后,2017年关闭首个人民币基金,2018年关闭首个美元基金,合在一起大概30亿人民币左右,主要专注做的是TMT领域中早期的投资。接下来先请各位嘉宾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和自己。

钟烨:其实容德是从一个投资者变成一个产业人的身份,我们之前做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的。容德做文化实业到现在正好两年的时间。

刘皝:我来自复思资本。今年两个行业受冲击比较大,一个文化,一个教育,这两个领域我们都投了,文化领域影视公司我们还不错,两家,还做得不错。教育领域我们投得比较多了,我们投了快十年,全国投了40多所国际学校,在线教育我们也投了几家,也是独角兽,有一家从纳斯达克私有化回来。我们团队是复旦和软银SBI的背景,教育板块我们投得比较多,大概70%-80%都在教育上。

徐诗:我是山行资本的徐诗。山行资本是2015年底成立的,创始人合伙人是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和我,2018年初我们加入了一位合伙人。山行资本主要关注新消费和新技术两个领域,消费里包括大出行、教育、新零售等等,技术领域主要是人工智能和数据安全等等。我们投过瓜子二手车、车和家及闪送等项目。

金城:我是洪泰大文娱产业基金的金城,现在在洪泰负责一支专门投大文娱板块的基金,里面包括教育的部分。我十几年一直在文娱板块,从业一直到投资。我们投的绝大部分还是跟文娱相关,虽然大家想到洪泰一定会想到创始合伙人之一的俞敏洪老师,我们在教育里面其实投的并不多,有一部分,大部分教育的投资还是新东方来主导。

2019是最好的布局年

宗俊:文化这个词非常的宏大、宽泛,各位在日常做投资也好,做产业也好的时候,有没有去把它在内部有一些细分的分类,不管是什么维度,引导我们做投资和产业?在这些不同的分类上,看到产业里面,行业里面,在2018年做的投资,与往年相比有没有大的不同?

钟烨:文化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文化是筷子,文化是勺子,文化是碗,是要民众能用的就是文化。我们公司是聚焦于娱乐这个板块,现在在我们的儿童艺术教育,再加上文旅地产,变成三个业务板块。其实我们在做的过程中间发现,娱乐这个板块也是文化板块中很大的一块。比如我们讲影视,它也是其中的一个,现场演出也是一个很大的板块。文化板块里面是很多很多细分领域,而且每个领域都有无限的机会。这是我们的理解。

宗俊:这几年感觉和往年有什么不同?

钟烨:今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它是一个热潮退去,大家回归到冷静思考,而且是产业开始形成一定布局的雏形阶段。在2016年,我们创立容德文化传媒公司的时候,我们公司是11个人,我们做文化产业基金的。那时候我们已经发了6支基金,其中有4支是做演唱会,体量非常大。当时我们在年会上,我就跟我们团队讲,一定要记住行业洗牌马上就要来了,为什么?洗牌一定有三年的时间,就是2017、2018、2019年,这三年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我们要从纯粹的投资人往产业方向发展。这两年来,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

今年我认为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布局年,过去大家都跑IP很贵,现在可以谈了。过去大家认为要费那么多劲干什么,投电影就赚很多,搞个演唱会也能赚很多钱,现在不行了。因为太贵了,风险很大,当你上游涨价,下游就没有利润,这样变局的机会就来了。如果我们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今年下半年到2019年,一定是做产业的人最重要的布局年,你今天布局不好,未来十年的黄金发展期,我们就会有巨大的机会,这是我们的感受。

刘皝:怎么定义文化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但是宣传部是管影视管娱乐,很重要的一个部门,教育部在中国是管教育的,这两个部门对行业的管控是远远强大于欧美国家,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从业者应该都会明白,中国这两个部门对这两个行业有非常大的影响,这是我们从业者、投资者都会关注的。

第二,这两个领域最大的特点,是需要靠人去产生内容,产生好东西的行业,所以在影视也好,娱乐也好,有时候要精雕细琢的,一个剧本需要几年的沉淀,还要一群主创团队把它做出来。教育也是一样的,它是需要经过一个长时间的积累,然后才能够建立它的品牌,给到消费者好的产品和服务。

因此,它不是一个很暴利的行业,不应该是那么容易赚钱的。第二,它是一个长远的事情,是相对更漫长的一个事情。

徐诗:文化是什么,它可能比起地产行业,汽车产业,包括教育产业,都要难得多。所有的类别可能都能够跟文化沾上一些关系,所以它的边界是模糊的。

站在我们基金的角度来说,我们还是非常专注于TMT领域的投资,平台型公司我们觉得是一个机会。它的复制性其实是很难被验证的,它非常依赖于爆品产生的速度,可能性,不可复制性更强。所以我觉得文化产业投资还是非常难的,相对于我们有互联网背景的投资人来说。

金城:我从实操的角度可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我们把整个大文娱板块分为十个细分行业,分别是影视视频、动漫动画、音乐音频、文学阅读、游戏电竞等等,其实这不一定很完全,我们尽量归到十个细分领域,我们做细分行业的投资越来越发现,其实每一个细分行业的投资逻辑都不太一样,因为每个行业的发展阶段,成熟度、竞争环境等等因素也不完全一致。所以我们能做的一个事情,就是要求我们团队持续的关注和研究,所以基本上我们每半年就会对刚才提到的十个行业做一个系统化的梳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会指导我们在未来半年,对这个行业一个基本的认识。行业是在变,不可能每个月都对行业做研究。而且我们每年也会基于我们的研究出一本白皮书,可能大家听说过,我们和《创业邦》一起做了一本文娱投资的白皮书,我们还在坚持。

我们不光在大文娱板块,中国几乎所有的行业惟一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所以我们只能尽可能的跟得上变化的步伐。

寒冬播种 春天收获

宗俊:有一个更清晰的感觉。今年大家谈到的寒冬,大家提前知道这个行业要洗牌。如果没有我们大的投资行业的寒冬的话,我们文化教育本身会不会在这个点上有一些变革?还是文化教育很不巧碰到了投资的寒冬?

钟烨:就是没有投资行业的寒冬,今年这个产业我个人觉得它也是必须到变革的时候。以电影行业为例,我们当时14年发了第一次电影基金,那时候我们可以很兴奋,但是也觉得很紧张,因为风险完全不好控制。

这个行业我们研究,它自身的变革也是迫在眉睫的。因为中国的影视娱乐它不是产业化的逻辑,始终还是作坊式的业态。我们看到上市公司有各种各样的资产,各种各样的业务,一会儿喊出去电影化,一会儿又搞文娱地产。是因为他认为这个行业的链条没有自然分工,没有科学的划分大家应该各守哪一块,之间怎么协同。你的产业分工细,做很专业的领域,你就能做成很大。

这个行业不管今天是不是资本的寒冬,文化行业,尤其是影视娱乐行业,一定会要进行产业的分工,产业的改造。只是恰好正好都碰上了,但是是好事,还不如一直就把它革命到底了,能够熬下来的,自然就会选择占位,熬不下来的,泡沫化的公司就撤掉了,这个行业回归它应有的状态。所以我认为2018年、2019年对产业投资人来讲,还是产业从业者来讲,都是最好的年份。

刘皝:如果是寒冬的话,我个人觉得其实娱乐、影视、教育,比起别的行业还是好很多,这是第一个情况。

第二个情况,电影这个市场大家知道,今年票房已经破600亿了,当然我非常认同钟总说的,就是头部的聚集,还是会有规模化、系统化的公司诞生,在这个领域也是出现了往头部聚集的情况,包括电影票房,包括影视剧公司,包括未来做网大的公司。

但是我不觉得消费者的需求就变了,或者这个市场就冷了,几大视频网站的付费金额还是不断的增长,他们现在文娱行业也是主要买单的人,其实这个领域还是大有可为的。

教育是今年被冲击非常大的,大家也在等着具体的法案出台。大的方向上也未必不是好事情,以前很多人办教育,包括有一些开发商办教育,各地都有这样的事情。同时教育这件事情在国外,比如说美国,可能是很多年就已经规范化了,中国只是开始把它规范,把它理顺这个问题,我觉得这只是现阶段的过程,这个行业应该还是会蓬勃发展的。

徐诗:从2015年底我们创立山行资本的时候,好像每一年论坛主题都是寒冬来了怎么办,好像就没有回暖过。当然大家也都理解,2019年可能经济的状况也不会那么的理想,确实对企业家和投资人都有影响。但这是提升专业化能力的年份,从投资的角度是好的,因为在头部效应明显状况下能够活下来的企业,生命力肯定是更强的。

钟烨:不管是投资或是行业的从业者,每天都要想一个问题,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或者是我们投的这个企业,他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为社会创造价值。只要他能创造价值,他一定会盈利,不管你这个行业多糟糕。因为他有这个价值的时候,自然而然它的成本和市场就会匹配。

如果我们每天想的,被一些很美妙的理论,或者一些模式,或者他人的成功经验的框架去套的时候,我们就会陷入一个幻境。因为你的服务,你的产品并没有真正为社会创造价值,只要你创造了价值,投资人肯定看得懂,客户也看得懂,你的员工也看得懂,你自己更加看得懂。所以我们每天问自己内心,我做的这件事有没有价值,它带来的价值有多少人能够认同?只要这个事是对的,那就做它。如果它是有问题的,或者你没有想明白的,或者没那么有信心的,千万不要做,更不要被美妙的理论,外在环境的好坏,影响自己的内心,因为这样是缺乏智慧的。

作为企业的领导人,还是一个睿智的投资人,我想所有的问题都要回归到价值本身,这就是今天我们这个论坛最核心的主题。我们要找到真正能够创造价值的企业,去做好它,或者说我们去投资它。

宗俊:谢谢各位嘉宾!回归本质,回归初心,挤出行业的泡沫,挤出自己机构的泡沫,把自己真正的价值发挥出来,找到认可自己的投资人。谢谢四位嘉宾!也谢谢在座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听众!

首页社会